企业家围观隔壁老王上市的自我修养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11 12:01

企业家围观隔壁老王上市的自我修养

2018-07-12 11:15来源:花儿街参考企业家

原标题:企业家围观隔壁老王上市的自我修养

花儿街参考 · 出品

作者 | 林默,微信公众号:花儿街参考(ID:zaraghost)

1

养猪专业户老雷坐在村口的土坡上,抽了一口烟。

他家的猪刚刚出栏,按照原计划,他本来应该坐在长满韭菜的绿油油山岗上,但此刻,他屁股下的这片山坡有些荒芜。

村里面到处都在嘀嘀咕咕,他家的猪肉卖了个最低价的问题。

村里的人就是这样的,听说谁家的猪出栏了,纷纷发朋友圈说祝贺啊,心里都见不得别人家的猪肉卖贵了。

2

老雷住的那个村子,叫梦想村,村里人人都参与养猪。

梦想村里的猪当然是带着梦想出生的,当然,包括噩梦。

梦想村的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长胖,胖到C位出道。做梦,梦到圈粉拉票。卖肉,卖到韭菜嚎叫。

猪的梦想决定了猪的品类,猪的品类决定了猪的价格。

比如村南边不太爱说话的小马,带着一帮人养了一头社交猪,这头猪不仅特别爱聊天,还是全村最肥的一头猪;村西边的老马,养了一头电商猪,这是全村第二肥的猪,但老马逢人就说猪长这么胖我很痛苦,我很后悔我养了这头猪。

村北边的老刘家也养了一头电商猪,他的猪没有老马家的肥,价格也没有老马家的高。但老刘的媳妇很漂亮。

村西边的老丁家,村北边的老王家、老张家,他们家的猪曾经也都是最肥的猪,但是渐渐瘦下去了。老丁不服,又搞出了很多新花样,帮助自己的猪实现了第二肥;老张后来身体不太好,也不花很多心思在猪身上了。

有一些在孩提时代,就特别能吃、特别能长胖、特别敢做梦的猪,很受到重视,他们还有一种特别的荣誉称号——独角猪。

比如小兴,他家的猪本来是带着大家少花钱多吃饭的,但是最近猪又重新做了一次梦,说原来的梦解错了,他的梦想是本地生活。

小鸣的猪是给大家推送信息的,之前是文字、后来多了视频,大家都说小鸣的猪很低俗,但是又都偷偷看小鸣的猪。

猪养的越大,需要帮忙一起养猪的人越多,主人拿起笔,在猪身上打上精密的方格,“你们看”,主人对一起养猪的小弟们喊,“你们看,格子里的这块肉是你们的”。

村里还有一些自己不养猪的人,他们拉着一车饲料天天溜达。看到哪头猪有独角猪的潜质,就跟主人谈价钱,就喂一袋饲料,猪肉方格里也有了他们一份。

撒饲料的人常说,我们是陪伴独角猪一起成长的价值饲料人。其实他们常常着急,催着猪快点出栏。

如果主人有本事把独角猪养到更肥,就可以带着猪到市场管理员那儿,提交一下猪的梦想。

市场管理员点点头,嗯,这个猪肉可以上市卖了。

于是主人就提着刀、牵着猪,到了一片绿油油的韭菜地里。

手起刀落,主人、养猪的小弟、撒饲料的人,每个人都抱着一块猪肉回家了。

3

那么,问题来了,看着别人家的猪出栏,你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包?

神跟东北人说,能动手的时候,憋吵吵。

东北人跟梦想村的人说,能点赞的时候,憋说话。

但村里有一些特殊的养猪专业户,他们无法伸出自己的小胖手,为你家猪出栏紧张。

比如德高望重的养猪专业户老任家,他家的猪不出栏,但很能赚钱。

这头猪身上星云密布着小方格,老任跟小弟们挥挥手,“想象一下,这一小格肉是你的”。

这不是创业团队关于敲钟的那种想象,因为每年猪赚的钱,会按小方格分给兄弟们。工作给力的小弟们,都可以获得想象一下的机会。

老任家的肥猪没法儿出栏,因为猪身上的小方格循环往复地在兄弟们中间分配,出栏卖啥啊?

老任家乐得这么分钱,猪还是自己的猪,养猪的小弟们靠想象也取得了猪。

但一有别人家的猪出栏,老任家小弟们的想象力就不够用了。

原来我们并不拥有猪啊,原来卖猪肉能分到的钱,辣么多。听说了吗,老雷家前100号兄弟都要成为亿万富翁了。老雷家的工作要不要了解一下。

别人是被穷限制了想象力,老任家养猪的盆友们,被想象力限制了穷。

问:当你的小兄弟们想象力余额不足了怎么办?

答:带他们想象更抽象的存在,比如伟大啥的。

带他们换个角度看世界,比如利用近大远小啥的。

老任家的职业养猪人老余,发了个朋友圈——

4

踩人是个立场活儿,点赞是个技术活儿。

尤其是为老雷点赞。毕竟老雷家的猪这次出栏,很特殊。

猪是提前出栏的,因为听说了猪肉市场眼看着明年行情不好、后年一定更糟、大后年也非常不好说。

村里其他人也听说了这个消息,小兴的团猪,同程艺猪、找钢猪、映客猪、宝宝树猪、51信用猪、沪江教育猪,够胖的不够胖的,纷纷宣布自己要出栏了。连村里面饱受争议,一直被质疑吃假饲料长胖、肉里注水的拼多猪,都宣布要出栏了。

众猪排队,猪肉价自然要看猪头,众猪相视点头,以老雷家的猪头肉是瞻。

大家都以为,这是一头千亿市值的猪。

把猪头和前腿在H市场卖;猪屁股和后腿,在最不会拖后腿的A市场卖。

只是这一次,A市场的管理员很警觉,他推了推眼镜,翻了翻猪的体检报告,“这个猪,70%以上的膘都是吃手机饲料长出来的,怎么就是互联网猪呢?我看那只叫苹果的美国猪,都是老老实实按照手机猪的品种卖的”。

“互联网转基因猪?转基因的稳定性更不好讲啊”,A市场管理员摇摇头,老雷把后腿也扔回了H市场。

H市场的韭菜地里长着的,是油炸韭菜。看着像韭菜,早被炸成老油条了。

老雷家的猪,最后的出栏价,定在了17块钱一斤,这是他们公布的销售区间的底线。整猪的价格,千亿市值打了个对折。

这时候,作为朋友,依然点赞,就显得不太合适了,你赞的是什么?

可是说点儿什么呢?一位很有想法的朋友开口了——

他是老刘,前面提过的,媳妇很漂亮的那位。

老刘跟老雷关系不错,去年养猪专业户们在乌镇开养猪知识交流大会,老刘和小兴作东请客吃饭,来的都是自己人,饭局特意孤立了跟他们关系不好的老马,老雷参加了,还坐在很核心的位置。

关于老雷的猪肉价格掉了一半这事儿,老刘想找个梯子把老雷接下来。

老刘去小鸣家的黑板报上,发了个微头条。

老刘的梯子是这么为老雷搭的,“老雷,这么低的猪肉价格,你不是被市场逼的,你是自愿的。虽然你没赚到钱,但这不重要,你光荣啊。这两年市场太乱,那帮撒饲料的帮着那帮不太会养猪的瞎tm定价,猪出栏之前吃的饲料价格,比tm卖的肉都贵。他们瞎搞,你这样很好,让散户赚钱才牛逼,挥刀割韭菜的根本不配当养猪专业户”。

只是老雷后面还有小兴的猪等着出栏,小兴跟老刘算是一个战壕的,不知道看到老刘的话,小兴的内心是肿么样的感受?

老雷呆呆地看着老刘给他搭的,刻满了道德模范的梯子,也不知道爬不爬下来。

其实老雷想多了,老刘让韭菜赚钱才牛逼的话,也许也是喊给A市场的市场管理员听的,毕竟老刘也想回来卖猪肉。

今年年初市场管理员问大家愿不愿意回来卖猪肉的时候,老马、老刘,还有因为卖药倒霉的老李,都是回来的首选。

老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积极表示“只要制度允许,非常愿意回A市场卖猪肉”。

管理员没让老雷在A市场卖猪肉,是怕他挥刀割韭菜。

老刘站在他给老雷架的梯子上高喊了一句,“管理员你听到了没有,不爱韭菜的养猪专业户,不是好人梯”。

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。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(zaraghost)、作者,侵权必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